欧洲很多俱乐部都已经开始实施了降薪的方案,当疫情在欧洲蔓延开来,欧洲联赛停摆、球队停训,不少俱乐部便在短时间内开始了对队员的游说,像是C罗等这样的收入不菲的球员也都“妥协”同意降薪,降薪这件事在欧洲看似进行得比较有效率。但其实,欧洲联赛和俱乐部的情况和中国大有不同,比赛门票和转播等都是欧洲俱乐部在运营中能够收获的比较巨额的收入,他们普遍在足球方面的收益十分可观,当联赛停摆、球队停训,俱乐部面临的是最直接的收入损失,且损失不小。

  而对于中国的俱乐部来讲,球队支出所消耗的费用大多是各自的投资人在其他领域的创收所得,比赛门票、转播等和赛事相关的收入并不高。但即便如此,在联赛迟迟不能开赛的情况下,各俱乐部面临的困难更多,尤其是对于那些本就经营压力不小的俱乐部,况且投资人们在其他领域的收益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虽然新赛季联赛开期未定,但是从年初到现在,各支球队都在按照自己计划进行着备战,有的球队甚至过年都没能回到国内,工作没停,工资照拿也是理所应当。

  新疆天山雪豹的降薪也是向国内其他各级俱乐部释放的一个信号,降薪虽不是强制,但是降或不降都需要俱乐部、教练和球员的互相理解,在这样一个人人都无法置身事外的困难时期。

  文/北青体育 王帆

作者 tb888akk1